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六十二章 菩提悟道,黄泉奈何
    金色的火焰在虚空中跳动,很快,月荼的身影就缓缓的消失,紧接着,金色的火焰也逐渐的熄灭,那里变成了一片虚无,似乎原本就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寂静,只有一点点风吹过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众僧人一同双手合十,默默的诵经。

    月荼这一死,确实解开了佛教如今的心结。

    “哎,又失去了一位朋友。”李念凡摇了摇头,忍不住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随着与修仙者接触得越多,他经历的事情也越多,对于修仙界有了很多不同的感悟,很多事情,听说总归是跟亲身经历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都是别人自己选择的道路,别说自己没实力,就算是有实力,也根本没办法去帮。

    修仙者,有时还挺有烟火气息的,有时,确实有几分仙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李念凡对身边人的评价,总的来说,还是非常友善的。

    “月荼这一死,应该就是进入地府了,抽个空去打个招呼,让她投个好胎吧。”李念凡心中想着,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些了。

    佛教立教大典完美落幕,虽然不算完美,但总归是以好的结局收场,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月荼菩萨没了,佛子也没了,佛教顿时处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,很多客人相继离开,今天发生的一切,估计会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的饭后谈资了。

    李念凡等人没走。

    如今的佛教不稳定,他留下也能稍微的照看一点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和尚的心性都还可以,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只不过,原本欣欣向荣的繁华,此时却是多了几分死气沉沉,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迷惘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李念凡表示爱莫能助,这一关,只能靠佛门自己度过了。

    待了三天,他便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之前,他来到佛教后院,准备跟戒痴小和尚打声招呼,如今的熟人,也就只有这个小和尚了。

    来到后院,漫天的落叶以及没有止境的在飘飞着,远远的,就看到一个手持扫帚的小身影,扫帚撑着地面,身子则是靠着扫帚,居然就这样累得睡着了。

    嘴巴一张一合,样子倒是有几分滑稽与可爱。

    走近了,却是听到他在呢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月荼师父,戒色师兄,我才不信你们是魔,你们还会回来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努力把这满地的落叶给扫干净了,等扫干净了,你们就回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对佛法有了新的感悟了,都不知道该说与谁听。”

    李念凡苦笑了一下,没有去吵醒他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就承受了不该承受之痛,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眼睛的余光却是隐隐的看到了一行字迹,就刻在那棵菩提树下的石头旁。

    “身是菩提树,心为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

    李念凡愣了一下,回过头看着那个还在睡觉小和尚,微微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他从扫地中悟出的佛法?

    这悟性,真不是盖的,不去当学霸可惜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,捡了一根树枝,笑了一下,在这首诗的旁边缓缓的写下了另外一首诗。

    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

    “小和尚,拜拜。”

    李念凡轻声的说了一句,接着缓缓的迈步走出了后院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伴随着“吧嗒”一声。

    扫帚倒在了地上,小和尚同样“哎呀”一声,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

    他把嘴里的落叶给吐掉,揉了揉自己的光头,突然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怎么睡着了,得赶紧扫地,这样才能让师父和师兄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他低头捡起扫帚,却是微微一愣,看着地上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嗯?这边这个是谁写的?”

    他蹲下来,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的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读完之后,整个人却都是一愣,嘴巴微张,神游了天外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这禅理……”

    他吞咽了一口口水,就在菩提树下盘膝而坐,目光不断的在两首禅诗之间流转,“高明,比我的高明多了。”

    前一首诗,强调要经常拂去心中的执念,反思自己的内心,保持纯净,而李念凡的这一首诗则更绝,直接表明,心中从来都没有过执念,又何需去经常拂拭?

    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“这院落中的落叶,不过是我心中的执念,执念不消,落叶不止,只需要放下执念,这些落叶自然会消散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露出明悟之色,双手合十,闭上了双眼,在周围有着佛光缓缓的流转,后脑勺更是浮现出圣洁的光轮,让原本就锃亮的光头更亮了,似乎进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。

    天空中,一片片落叶随风而在戒痴的身边起舞,下一刻,却是如同镜花水月一般,缓缓的消散。

    同时,这满院的落叶也都开始荡漾起一阵阵涟漪,连带着满地的落叶,一点点的消失……

    而这个时间段,李念凡等人已经离开了灵山,驾云来到了附近的一处较大的城池之中。

    这座城池中立有城隍。

    城隍之内,烟火鼎盛,供奉着几座雕像。

    中间的雕像是一位长着山羊胡须的老者,带着一顶圆帽,看起来很是和蔼。

    有仙人在此就会发现,随着随着上香,有着香火飘入空中,期间,有着一股股奇异之力没入雕像之内。

    这便是香火愿力,凝聚到一定的程度便是信仰功德,也是城隍之魂能够长存人间的基础,并且要借此修炼。

    李念凡刚刚进入城隍,那雕像之内便有一具魂魄分离而出,微微一动,起身对着李念凡拱了拱手,接着示意了一下,向着城隍庙的后侧飘去。

    李念凡等人跟了上去,来到后院的一处的侧房。

    老者对着李念凡恭声道:“落花城城隍朱成明见过李公子,见过诸位仙人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朱城隍。”李念凡回礼,接着道:“这次又来打扰朱城隍了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上次他经过这里时,也顺便嘱托了一下朱城隍,让其方便的话与地府通个气,留意云依依和戒色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客气了,我能成为城隍,说到底可还是托了您的福。”

    朱城隍语气诚挚,他能当上城隍,人品自然是没得说的,接着道:“李公子,黑白无常两位大人传讯给我,上次您托地府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,一名和尚以及一名红衣姑娘,此时都在地府,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您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念凡傻眼了,感觉有些无法接受,惊讶道:“都在地府?他们死了?”

    朱城隍点头,“似乎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李念凡长叹一声,眉头不由得皱起,接着道:“可否劳烦朱城隍通报一声,我……想去地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功德圣体,天上地下皆可去得,他还真想去传说中的地府看看,还有就是,戒色、云依依以及月荼这三位,他能帮还是得帮着打点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稍等,我这就去联系黑白无常两位大人。”朱城隍打了声招呼,接着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仅仅是半柱香的功夫便回来了,身后还跟着一黑一白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见到李念凡,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客气道:“李公子。”

    李念凡也是笑道:“见过黑白无常两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朱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们了,李公子想要来地府做客,我们欢迎之至。”白无常顿了顿,接着道:“只是地府毕竟是重地,而且如今还不是太稳定,恐怕不宜太多人进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目光落在了李念凡身后的那群人身上。

    针对的意思……嗯,有些明显。

    紫叶突然开口道:“两位大人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黑白无常看着紫叶,突然神色一动,惊讶中还带着惊喜,开口道:“紫叶仙子?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紫叶笑着点头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七公主的话,那我们地府自然是欢迎的。”白无常笑着点头,目光又落在了其他人身上。

    灵竹摇头,“我就不去了,地府又没有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裴安他们也是无比的友善,对着黑白无常拱手笑道:“我们也就不打扰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死神啊,人固有一死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又看向萧乘风。

    萧乘风眉头一挑,顿时不乐意了,“什么意思?莫非我萧某人也没有资格进入地府?”

    裴安和顾渊知道他要说骚话了,赶紧一左一右,架着他就往外拖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是谁吗?天上剑仙三百万,见我也需尽低眉!地府也是一样的!”萧乘风挣扎着,“把我松开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地府没有剑仙。”

    黑无常冷冷一笑,接着无比自然的换了一张脸,对着李念凡友好道:“李公子,现在就出发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劳烦两位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摆了摆手,接着同时抬手,双手一引,空间中开始出现一股股波动,不多时,一个漆黑的门户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开路,众人一同进入门户之中。

    在进入门户的一瞬间,就感觉一股阴寒之气袭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闷热的夏天,突然从外面进入空调房间一般。

    眼睛微微的恍惚,再看时,面前出现的居然是一条巨大的河流,河水涛涛,颜色为土黄色,掀起巨大的浪花,众人就站在岸边,有着水汽扑面而来,耳边更是不断的响彻着惊涛拍岸的声响。

    河水很宽,水势很急!

    李念凡没有想到,来地府的中间居然没有任何的过程,真的就像只是进了个门,从一个房间换到了另外一个房间了。

    瞬间就被眼前的河水给震撼了。

    这片世界,偏向于昏暗,似乎一直保持着夕阳时的景象,天空为泛红色,似乎倾轧下来,给人压抑之感。

    李念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感叹道:“这是……黄泉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黄泉。”白无常点头,介绍道:“也是人死后魂魄的归处,一般而言,在这里的都只能算是孤魂野鬼,只有寻到奈何桥,转世投胎,才能摆脱鬼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李念凡抬眼看去,在黄泉的对岸,岸边有着如火一般的红,那是一朵朵盛开的彼岸花,摇曳之间,似乎在给众人指引着方向。

    李念凡突然眉头一挑,发现了问题,“这里怎么没看到其他的鬼魂?”

    黑无常道:“李公子,这条路只有鬼差能走,普通鬼魂在另一边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快速通道。

    李念凡点头,表示自己长知识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黄泉路非常的枯燥,昏暗的世界中,也只有滔滔不绝的黄泉水与红艳艳的彼岸花可以缓解一点无聊。

    好在快速通道很快,不多时,众人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架拱桥,桥上,人影攒动,排出一条长长的队伍。

    随着靠近,却是众多鬼魂排着队伍,脸上都带着疲惫与沮丧之色,不安的站在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除了人之外,还有各种动物的魂魄,数量同样巨大。

    周围,有着身穿制服的鬼差负责管理秩序。

    来到桥下,在桥的前方,竖着一块石碑,刻着血红的奈何桥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奈何桥啊。”李念凡的心不可谓不复杂,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奈何桥啊,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够有幸以活人的身份站在这座桥上,进行参观。

    可惜,如此大的牛批却没有吹的对象。

    哎,人在他乡,当真是寂寞如雪啊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桥上站着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太婆,微微佝偻着身子,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,正在给过桥的灵魂舀汤喝。

    她看到李念凡,和蔼的笑容顿时变得更加的和蔼了,点了点头以示友好。

    李念凡僵硬的一笑以示回应,看了看那汤,心中微微一寒,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此汤……不是好汤,断然是喝不得的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喝!”突然传来一声绝望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中年人,他的脸上满是惊恐,当孟婆汤端到他面前时,终于爆发了,全身颤抖,就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迈出逃跑的第一步,就被两侧的鬼差给抓住,固定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小子,在这里还敢闹事?”鬼差冷冷一笑,恐吓道:“快喝,否则轮回投胎的路上记你一过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两位差爷,我也想配合啊,关键这汤是真的难喝,这味道……呕!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都快哭了,“呕!我不行了,真的扛不住,好歹是我最后一顿,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吃?”

    “这汤喝下去,保证你忘了什么叫难吃。”两名鬼差微微一笑,显然对这个现象见怪不怪,轻轻松松就把那个中年人给扣住,然后“咕嘟咕嘟”,一碗汤一滴不落,直接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,那中年人的身子疯狂的颤抖,嘴里发出“噜噜噜”的颤声,面容扭曲,似乎极为的痛苦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这份挣扎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中年人变得面无表情,双眼无神,呆呆的看着前方,显然是忘记了一切,就这么静静的飘过了奈何桥,向着远处飘去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李念凡倒抽一口凉气,头皮发麻,着实被眼前这残暴的一幕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可怕,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还好自己不是排在这个队伍之中,万幸,万幸啊!

    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