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百八十七章 少宗主交接,打赌
    顿时,现场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司徒宇整个人都懵了,好似一只呆头鹅一般,傻傻的站在原地,还没能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你们既然不是来给我庆祝的,那过来干啥?就为了说这句话?

    尼玛,搞了半天,原来是来砸场子的!

    就为了那个司徒沁?

    关键时刻,司徒宇的父亲站了出来,不卑不亢道:“两位,来者是客,我们自然会以礼待之,但是关于我们御兽宗立少宗主一事,这是我们宗门的私事,还轮不到外人来管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苦情宗和白云观管得确实有些宽了,名不正言不顺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司徒沁的人缘这么好,居然能够让苦情宗和白云观的宗主做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不是出事了,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就喜欢看热闹,一个个评头论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秦重山的脸色丝毫不变,“放心,这事我们不管,我们只是过来放狠话的,表明司徒沁是我们罩的。”

    白辰笑着道:“我们来此是拜访你们宗主的,难道在立少宗主期间,不准拜访宗主吗?”

    话毕,他们便径直落在了司徒明日的面前,拱手道:“司徒道友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他们来的目的正如他们所说的,就是明着来交好的。

    司徒沁可是高人身边的书童,这地位简直超乎想象,举个简单的例子,就是人家用的墨汁,随便滴下来几滴,都比一宗的底蕴还要珍贵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刚才亲眼见证了高人身边的琴童秦曼云的表演,他们对司徒沁只有羡慕以及……巴结之意。

    如今,司徒沁的少宗主之位被抢,他们自然是赶着躺儿的过来撑场子,对司徒沁的父亲,自然也得好好结交!

    司徒明日受宠若惊,当即回礼道:“二位道友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贫道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何止认识,也算是一起吃过饭的。”

    秦重山继续开口道:“令爱实在是天之娇女,不管是天赋还是实力都远超同龄人,就算是我等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视,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!你有个这么好的女儿,简直是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

    白辰点头,语气中满是艳羡,“有女如此,夫复何求啊,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冉冉升起的御兽宗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夸奖的话,司徒明日听在耳中却不是个滋味,内心微微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见秦重山和白辰那双诚挚的眼神,他都要以为这两人是故意过来嘲讽的。

    自家的女儿以前的天赋确实不错,但也不至于被他们吹捧成这样啊,更不用说如今,司徒沁的状态比废了还惨,他们还这样夸,实在是容易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不过,司徒沁能够结识到这等人脉,他也是感觉到高兴。

    司徒明日压下心头的情绪,苦笑道:“二位有所不知,贫道的女儿遭遇了一些变故,否则也不至于会换少宗主了。”

    秦重山和白辰互相对视一眼,眼眸深处都蕴含着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这位司徒宗主还不知道他的女儿遭遇了一场何等大的机缘,等到知道了,恐怕会直接惊爆眼球吧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直接说出来,而是略带着恶趣味的,想要等着看他自己知道的时候,是个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司徒宇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动态,听到了秦重山与白辰的话语,眼眸顿时亮了,心头冷笑。

    站了出来开口道:“二位前辈有所不知,司徒沁师妹的天赋确实厉害,但是很可惜,她被界盟的人所抓,虽然侥幸存活,但是却与自己的本命妖兽相残,最终变得不人不妖,实在是让人扼腕!”

    他叹息着,眼眸中充满了惋惜与悲戚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我们说话轮得到你来插嘴?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儿去,司徒沁再如何,你都比不上人家一根毛。”

    秦重山和白辰挥挥手,好似赶着苍蝇般。

    司徒宇阴着脸,心中狂怒,暗自嘶吼着,“你们眼瞎了!司徒沁一个废人,她凭什么跟我比?现在你们对我不屑一顾,他日我让你们高攀不起,莫欺少年穷,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然后默默的转身,重新接客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道身影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“司徒沁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传闻果然是真的,她成了不人不妖的形态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世界上又少了一位天之娇女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边的那个生灵是狗吗?怎么回事?不仅没毛还穿着一条皮裤衩?”

    “此狗,搞笑来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,司徒沁就已经够博人眼球了,没想到大黑更甚,外形奇葩也就算了,却还牛逼哄哄的样子,穿着皮裤衩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    在它的身上,一只九尾小狐狸站着,正好奇的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我愚蠢的妹妹啊,你居然真敢来,那你这一身天翼白虎的精血,就等着让我的黑虎吞噬吧!

    司徒宇心头冷笑,却一脸的笑容,热情道:“堂妹,这么久没见,可想死我了,看到你能够回来我总算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大黑突然开口道:“喂,小子,看好你的猫,跟谁牛呢?”

    它正在跟司徒宇的那头黑虎对视着,黑虎高高在上,眼神很明显的露出一丝鄙夷之色,蔑视大黑。

    穿着皮裤衩的秃毛狗,呵呵。

    大黑当然不可能惯着黑虎这个眼神,便直接开怼。

    司徒宇看向大黑,还有些不敢确定道:“你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这条狗简直就是认不清自己,居然敢在黑虎面前大放厥词?难道没有感觉到来自血脉之力上的压制吗?

    大黑都乐了,“不敢?你口臭,你牛逼啊?”

    “放肆!一条疯狗,胆敢跟少宗主这么说话?!”

    司徒宇那一脉中的一名舔狗登场,抓住这次机会,就要在司徒宇面前展示忠心,盯着大黑,冷声道:“赶紧跪下向少宗主道歉,然后自裁谢罪!”

    大黑冷淡道:“傻逼。”

    “少宗主,此狗猖狂,属下忍无可忍,还请容许我制裁一波!”

    那人眼中杀机毕现,踏步而出,周身气势轰轰,法力汇聚成异象。

    属于准圣的杀伐之气将大黑笼罩。

    随后他一步迈出,缩地成寸,来到大黑的近前,握拳向着大黑轰击而去!

    天地之间,有着法则之力涌现,光晕如虹。

    司徒宇冷冷的看着这一切,不管能不能杀,给司徒沁一个下马威是必须的!

    一想到刚刚在秦重山和白辰那边所受的气,司徒宇心中的怒火更甚,等宰了这条狗,自己再好好的批评一番自己的这个妹妹,说他结交狐朋狗友,简直堕落!

    接着,他就看到,那条黑狗抬起了狗爪,迎着那人的拳头拍击而出。

    就这,就是见证鸡蛋碰石头的画面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条狗是石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人的拳头直接粉碎,狗爪毫不停留,径直拍在了他的脸上,将他整个人都抽飞了出去,如同利箭一般窜射了出去,撞击在墙壁之上,成了一坨肉泥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恐怖如斯,恐怖如斯!”

    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我还没能反映过来就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,狗不可貌相。”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如此奇葩的一条狗居然拥有秒杀准圣的力量。

    司徒宇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惊惧,接着大叫道:“胆敢来我御兽宗撒野,来人,快快将那条狗给拿下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声响起,司徒明日赶了过来,冷着脸道:“他们是我女儿带来的贵客,我看谁敢?!”

    秦重山和白辰也是走了过来,“这条狗也是我们的朋友,刚刚是那人挑衅在前,自己找死,我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了司徒宇一眼,心中微微有些佩服,敢这么跟狗大爷讲话的,你是第一个,无知真好……

    司徒宇的脸色阴晴不定,考虑到今天是自己成为少宗主的日子,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,只能把不甘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区区一条疯狗罢了,不足为虑,杀它的机会太多了!

    司徒明日则是热情的跟小狐狸他们打起了招呼,对自家女儿的朋友非常的和善。

    司徒宇父子俩等不及了,对着主持的一名长老使了个眼色,那长老立时会意,朗声道:“感谢各位能够来我御兽宗,参加本次少宗主选举,既然人都到齐了,那就不耽搁大家的时间了,我宣布,立少宗主仪式正式开始!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让我们共同见证,御兽宗的新任少宗主,司徒宇!”

    司徒宇享受着万千注视的目光,缓缓的登台。

    主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,开口道:“还有,请我们的上一任少宗主,司徒沁上台!亲手将少宗主令牌交给新任的少宗主,完成交接!”

    顿时,所有的目光又都汇聚于司徒沁的身上,有嘲讽、有怜惜、还有看戏。

    司徒沁本人则很坦然,她跟着李念凡学习书法之道,对心境的掌控早已经能做到心如止水的地步,也不在意自己不人不妖的身体,大大方方的上台。

    台上,安静的摆放着一枚令牌,这只是身份的象征,顶多就是材质特殊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用途。

    但是,代表的意义却重若千钧。

    要司徒沁亲手将令牌交给司徒宇,这过程实在是有些折磨人。

    司徒明日在台下看得直揪心。

    主持人大声道:“请完成交接!”

    司徒沁拿起少宗主的令牌,摩挲着。

    司徒宇的嘴角露出了笑容,呼吸急促的催促道:“快点啊,堂妹!大家的时间可都是很宝贵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沁看着司徒宇,突然道:“少宗主交接还有最基本的一条规则,那便是新的少宗主必须能够打赢上一任少宗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她这话什么意思?难不成她觉得司徒宇打不过她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开玩笑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命妖兽没了,自己也受到了重创,而且听闻她受到打击后学习书法去了,拿什么去打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不想要交出少宗主令牌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司徒沁在说胡话,司徒明日更是眉头微微一皱,关心的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司徒宇笑了,嘲笑道:“就凭现在的你,难不成还想跟我交手?”

    司徒沁开口道:“少宗主之位,我暂时不想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自然不是舍不得少宗主之位,能够跟在高人身边当书童,比这个少宗主可香多了,但是想到自己的爹,加上对司徒宇存在怀疑,不希望他成为少宗主,因此才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给?”

    司徒宇冷笑连连,“我努力了这么久才到这一步,现在可由不得你了!既然你不答应,那我们就打一场好了!”

    司徒沁平静的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,她居然答应了!”

    “这还需要打?这个世界太疯狂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,感觉司徒沁在找死。

    司徒明日连忙呵斥道:“沁儿,不要胡闹!”

    他同样觉得自己的女儿被打击得有些脑袋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过去把司徒沁拉下来,不过被秦重山和白辰给拉住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司徒姑娘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擦亮眼睛看着,绝对会给你一个惊喜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高深莫测的劝着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大家也都听到了,那么就别怪我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司徒宇哈哈大笑,一招手,黑虎便一跃而起,来到他的身边,虎视眈眈的盯着司徒沁,好似在欣赏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大黑眼珠子突然一转,开口了,“就这么打没意思,敢不敢跟本狗爷赌一场?”

    司徒宇问道:“你想怎么赌?”

    大黑语出惊人,“听说虎鞭大补,如果你们输了,就把你身边那只小猫的虎鞭给我!”

    黑虎龇牙咧嘴,尾巴翘成了倒钩,嘶吼道:“主人,跟它赌,如果我们赢了,我要吃它的肉,喝它的血!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会答应!”

    司徒宇一点没把大黑放在眼里,不屑道:“真是条蠢狗,敢打这种赌,是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