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46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
    只见唐陌的右手几乎被鲜血染红, 刚才两人打斗的时候速度都非常快,血液也早已凝固, 傅闻夺没有看清。现在他才发现唐陌的右手上全是干涸的血,食指几乎被斩断, 新生的肉缓慢地生长着, 估计要等几个小时才能长好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久, 连唐陌都快忘了手上的伤。

    傅闻夺眉头微皱, 脸上没太多表情, 从口袋里掏出鸡窝, 拿出了一瓶农夫山泉。他将唐陌的手放在阳台的围栏上, 一只手打开瓶子、缓缓倒水,另一只手将唐陌右手上的血污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冰凉的水浇上伤口,唐陌抿了抿嘴唇, 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当手上的血疤被彻底清干净后, 断裂的伤口暴|露出来, 更是触目惊心。傅闻夺低声道:“刚才有遇到天选的人?”

    唐陌立即明白他是误会了:“不是天选, 是一个透明人。”顿了顿, 他补充道:“时间排行榜上的第八9位。异能还挺强大的, 只是他以为我是肉猪, 没把我当回事, 所以一时大意了。”说着,唐陌伸出手想要去拿矿泉水瓶: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闻夺将最后一点水倒在了唐陌的伤口上,唐陌的手停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灿烂的阳光下,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仔细地清洗伤口, 动作小心。唐陌看着傅闻夺,慢慢地他勾起唇角,把手收了回去。傅闻夺抬起眼睛看向他,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互相静静地看着,谁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一道声音从旁边响起:“唐陌哥哥?”

    傅闻夺身体一顿,唐陌立即抬头,看向傅闻夺的身后。

    只见在旁边房间的小阳台上,短发女孩不知何时走了出来,惊讶地看着他们。等傅闻夺转过头,陈姗姗惊讶地说道:“傅少校?”

    傅闻夺比陈姗姗更惊讶。

    小姑娘至少早就知道唐陌和傅闻夺是队友,两人一直是一起行动的。傅闻夺可不知道陈姗姗居然从上海千里迢迢地过来。借此机会,唐陌将手从傅闻夺的手里抽回,两人走进书房。唐陌刚进去就看到落在地上的异能书,他瞬间清醒,不动声色地跑过去将书拿了起来,扔回空气里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傅闻夺没注意到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唐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小贱书刚刚的那条备注要是被看到,他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,杰克斯也从外面回来,四人在别墅里汇合。

    有件事唐陌十分在意,他问傅闻夺:“你是已经通关黑塔三层了?如果你通关的是困难模式,应该是华夏第一个、甚至全球第一个通关黑塔三层困难模式的。”第一个通关困难模式的玩家,他的通关信息会在所有已通关该层的玩家脑海里进行秘密通报。唐陌奇怪道:“……我没听到黑塔的通报?”

    唐陌不觉得自己会漏掉这么重要的信息。哪怕在和李朝成打斗的紧张时刻,他也会注意到这件事。但黑塔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傅闻夺道:“我们没有通关困难模式。”

    唐陌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傅闻夺解释道:“这次进入副本后,我和傅闻声直接出现在一个茂密的原始森林里。我们的身后有一间木头小屋,同行的还有两个玩家,一男一女。他们和小声一样,都是黑塔一层玩家,这次的任务是通关黑塔二层……”

    傅闻夺有条不紊地将自己这次连续四天的攻塔游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闻夺经常在原始森林进行秘密任务,能被他描述为“异常高大”的树木,可见这个森林的树确实直入云霄,高大笔直。这样一个庞大的森林里,只有一间无人的小屋。在童话故事里,这种小屋里通常住着一个女巫。无论里面是什么,贸然进入小屋都不好,所以四人并没有选择进入。

    接着他们碰到了自称为猎人的地底人,遇见了一座巨大的玻璃山。

    傅闻声识破猎人的谎言,为了自保他攻击猎人,双方打起来,猎人被小朋友杀死。三人的任务陷入僵局(已经死掉一个队友),逼不得已,傅闻声用月亮花看通关方法,最后发现猎人是他们通关游戏的关键。

    傅闻夺:“既然黑塔没有直接宣布我们游戏失败,就一定有通关游戏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陈姗姗道:“这种方法应该算是困难模式了吧。”

    傅闻夺看了小姑娘一眼,摇头道:“我本来也以为是这样。但是在最后的主线游戏里,黑塔给了我们两个选择。一个是明显的困难模式,另一个算不上普通模式,却也不算困难模式。正常情况下我不会挑战困难模式,”谁也不想让自己陷入危险,连傅闻夺也不会傻到故意选择困难模式,“所以我们选择了另一条路,下午顺利通关了黑塔三层。”

    唐陌思索道:“通关一个游戏的方法不一定只有两种,还有可能是三种吗……”声音停住,唐陌抬起头看着傅闻夺:“所以,黑塔有给额外奖励吗?”

    傅闻夺嘴角翘起,反问:“为什么有额外奖励?”

    唐陌看着他这副模样,便懂了这个男人在故意卖关子。不过事态紧急,他没时间与对方调侃,直接推了傅闻夺一把:“行了,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唐陌居然没打算多聊下去,傅闻夺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。“是有额外奖励。”但是他没掏出任何道具。

    唐陌渐渐察觉到不对:“这个奖励不是道具?”

    陈姗姗思维敏捷:“是弃权游戏的机会,类似于国王的金币。还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以后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起到作用?”她联想到之前唐陌说过的马赛克之吻。

    只有杰克斯仍旧一脸懵逼,他挠挠头:“不是道具,那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一条消息。”

    唐陌眯起眼睛: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傅闻夺的神色也渐渐严肃起来,他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地球上所有的幸存玩家,黑塔建议……立即攻略黑塔四层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傅闻夺把傅小弟从门外领了进来。

    傅闻夺的身份暴|露了,那傅闻声的身份也藏不住。天选想要查出傅小弟家的住址非常简单,只要去政府找一下傅小弟父亲的个人资料,就能知道他住在哪儿。所以这次从攻塔游戏里出来,傅闻声先找了个地方藏起来,由傅闻夺单独进来,看看有没有天选的人埋伏。要是真有人埋伏,傅闻夺一个人也很好逃脱。

    如此才造成了唐陌和傅闻夺二话不说,先打一架的局面。

    青春期女孩子长得比男孩子快很多,发育也早。当傅小弟站到陈姗姗身旁时,唐陌这才发现,小朋友居然比陈姗姗矮上大半个头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姗姗已经够矮了,没想到傅小弟居然还要矮。

    唐陌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个小朋友,突然觉得自己任重道远。哪怕现在地球上线了,小孩子的营养也得够得上,得长个子。他忽然想起当初被练余筝踢翻的那一架子烤肉,可惜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五人见面后,开始互相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当杰克斯听说傅小弟居然是傅闻夺的弟弟后,对他投以关心的目光:“你在和傅少校见面前,是不是因为名字问题,经常被人说?”

    傅闻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朋友赶紧扭头看向自家大哥,只见傅闻夺靠在墙边和唐陌说着话,似乎没听到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傅闻声松了口气,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我大哥这么好,怎么可能有人说我。”一边说,小朋友一边挺起胸脯,好像真的为自己有这么个大哥而感到自豪似的。

    这种谎话连杰克斯都不信。

    杰克斯神经很粗,没察觉到傅小弟强烈的求生欲,拉着他一个劲地说傅闻夺的事。傅小弟不堪其扰,可是又不敢说“你别聊我大哥了我害怕”,只能陪他一直说下去。他们的身旁,陈姗姗忽然站起来,走到唐陌和傅闻夺身边。

    唐陌正在和傅闻夺说自己刚刚得到的关于透明人的消息,两人停住声音,看向陈姗姗。

    长相普通的小女孩仰起头,声音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会儿,觉得现在这个局势比较适合……嗯,逐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华夏,广州。

    夕阳渐渐沉落,一轮滚圆的落日缓慢地爬到地平线的边缘。橙红色的光束照耀在狭长的珠江上,波光粼粼。江两岸的道路上空无一人,风吹过地上枯黄的落叶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高耸的广州塔下,一个黑色人影从空气中走了出来。先露出的是一双脚,接着是身体。她仿佛跨越了一道无形的屏障,凭空出现在大地上。她一直保持着走路的姿势没有变化,突然出现后也没有表现出惊讶,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这是个高挑的长发女人,长长的黑发扎成马尾,束在脑后。她穿着一双皮靴,双手插在口袋里,淡定地向前走着。走到一半,她小声嘀咕了一句“以加甘热啦”,说着拉开拉链,将上身的黑色皮衣敞开。

    就在她走到广州塔的脚下,快要走到售票处时,忽然,一道银色的光芒从她的右侧射来。

    长发女人眉毛一挑,身体向右方让开。她避让的角度刚刚好,没有多一分,也没有少一分,银色的飞镖恰恰擦着她的脸颊而过,没有割断一根汗毛。下一刻,三道人影从广州塔后跃出,怒喝一声,冲向这长发女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双手按地,女人脚下的大地顿时碎裂开来。她笑了一声,一脚蹬地,整个人竟然跳跃了十多米。三人心中一惊,分三个方向一起冲向女人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她只要守住一个人,就肯定受不住另外两个人。谁料三人靠近后,女人右手一翻,一根银色的鞭子突然出现在她的手中。她手腕甩动,身形灵活得宛若银蛇,每一鞭下去都打在这三人的身上,如附骨之疽,怎样也逃避不开。

    她忽然目光一冷,力道加大,将其中两人从广州塔一鞭子甩到了珠江岸边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惊恐地转身就跑,长鞭一把缠住他的身体,把他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女人一脚踹在这个矮小男人的胸口,皮靴踩在他的肋骨上。男人不断求饶,眼睛时不时地撇向女人脖子上悬浮的金色数字。那是一个三位数,八64。这男人心里郁闷极了,明明只有八00多分钟,这个透明人应该都够不上时间排行榜的末尾,怎么这么强。他们组织三天前可是杀了一个排在第位的透明人,也没见到这么强啊,他们根本毫无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长发女人微微侧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随着她扭头的动作,那被藏在脖子后方的三个数字也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『261八64』

    一瞬间,男人的双眼睁到最大,他恐惧地看着这个将自己踩在脚下的年轻女人。一个名字已经到了嘴边,可是他抖抖索索,怎么都说不出口。然后,他看到这个女人撇撇嘴,用鞭子戳了戳他的脖子,无奈地笑道:“我唔想杀人,你滴系度针对我啊。”

    男人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慕回雪皱了皱眉:“嗯……不是本地人,听不懂粤语?”

    男人还处在震惊状态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慕回雪当他默认了,语气无奈:“行了,我没想杀你们幸存者,滚吧。下次再来,杀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慕回雪抬起脚,那男人先是害怕地不敢动。等看到她转身离开,过了几秒,他才屁滚尿流地爬起来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太阳彻底没入地平线,华夏3区的三个玩家疯狂地跑向珠江,高挑的长发女人则一步步地走向广州塔。当她走到距离广州塔五十米不到的地方时,好像出现时一样的突兀,她又慢慢消失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华夏,北京。

    天色擦黑,唐陌将窗帘拉上。杰克斯打开低瓦数的手电筒,五人坐在桌旁。

    陈姗姗低着头,声音也低低的:“现在很明显,透明人也不知道两个世界融合了,他们的信息和我们是对等的。能造成这种现象有一个根本原因,就是他们所生存……或者说,所休息的世界,和我们所处的地球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唐陌:“平行世界?”

    陈姗姗点点头:“可能是这样,但是我更倾向于,黑塔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地球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 两句粤语——

    以加甘热啦:现在天这么热了啊。

    我唔想杀人,你滴系度针对我啊:我没想杀人,你们这是针对我啊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