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五十一章 九极仙伞
最新网址:www.lwxstxt.com
    盘膝坐地,陈平摸了摸佩戴在右手食指间的储物戒。

    此戒中,只装了三种东西。

    魔臂妖蛛王傀儡,胖瘦道尸,以及控制其的朔魂天牛。

    操纵道尸的方法很简单,只需向朔魂天牛投喂精血,此物即受精血主人的指挥。

    据陈平那日的观察,邓奉城释放道尸时,两只天牛分别吸食了六滴精血,却维持了将近半个时辰的功效。

    而陈平是体修,精血的数量相对充沛,所以在他看来,驱动道尸的代价不算苛刻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两玩意还真是烫手的山芋。”

    微微摇头,陈平突然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三阶道尸的价值毋容置疑,单独一具都能换一件不错的异宝,比如九阳真火梳。

    但吸收了邓舜棋的完整记忆后,他当然清楚胖瘦道尸生前的身份棘手无比,两人竟同为幽火门的实权长老,专修炼体。

    一千多年前,此二人游历至双城修炼界,和邓家当代的老祖因争夺宝物大打出手,最终邓老祖技高一筹,利用阵法磨灭了他们的生机。

    那位邓老祖恰巧精通傀儡、奇门双术,面对两具体修的尸体手痒难耐,于是,悄悄将两人炼制成了道尸,作为镇压家族的底牌。

    如今空明岛覆灭,道尸流落到了陈平囊中,这份因果自然也一应由他承担了。

    幽火门高层若发现道尸的跟脚,可不会与他好言好语的。

    千眼古蟾未破入四阶前,幽火门的实力犹在揽月宗之上,此等威震八方的庞然大物,陈平光是念及便觉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可将两具道尸抛弃,他又是万万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有道尸辅助,一般的元丹大圆满他都敢硬碰硬的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富贵险中求,陈平并非胆小怕事的性格。

    何况,距离两具道尸的炼制时间已经过去一千多载,纵使金丹修士也差不多死了两代,二来它们的容貌被邓家历代元丹三番五次的改变,暴露的几率非常渺小。

    随后,陈平手往虚空处一转,蛛王傀儡出现在密室内,几乎占据了全部的空间。

    相比先前的威风凛凛,此时傀儡表面凹陷不平,遍体鳞伤,背部几块皮肉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陈平有些心疼,那邓舜棋的后天雷体招招致命,蛛王要是活物,怕也重伤濒死了。

    幸亏核心部位,蛛王骨架和羽翼都安然无恙,日后抽个空缝合一、二又可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反正蛛王原本便是拼接的傀儡。

    继而,陈平检查了一番海族大能手臂。

    魔臂两次出手,便夺走邓舜棋和木石圣的性命,可谓是绝佳的阴人手段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臂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。

    破开灵瑶碗符宝,就损失了百分之一左右的海灵力。

    当其内储存的能量耗尽,魔臂即成一坨死肉。

    一想到樊益桥、笛尧仙等人亲眼看见了蛛王的偷袭方式,陈平顿觉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他可不指望那些家伙会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指不定两宗的情报里,已把蛛王傀儡的信息记录了进去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这一次的族战他基本是神通尽出,除却神魂的异常,其余手段皆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虽使得几位元丹心生畏惧、敬佩,但亦增加了无法忽视的风险。

    待平定逆星宗后,是该将交好揽月高层的事提上议程了。

    没有一座强硬的靠山,怎能心安理得的占据空明岛?

    接着,陈平往傀儡核心中重新塞满上品灵石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对这头狂吃资源的大户,他也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一场战斗结束,消耗了近二十枚上品灵石,足够买一件普通的道器。

    蛛王傀儡耗能夸张,一方面是其的品次较高,每次攻击都具备元丹中期修士的威力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原因,陈平修炼的傀儡精源术品级过低,制傀、控傀的技艺不够精湛。

    传闻天品的修傀功法,可以凝聚修士本身的法力制成傀晶,从而替代部分的灵石。

    记载中一人围一宗的傀儡师,修习的至少是天品下阶的傀儡术,否则谁也承受不起同时激活数百头高阶傀儡的巨额开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陈平袖子一抖,手中多了几枚淡蓝色的丹药。

    此乃三品的源水丹,具有调理经脉、修复内伤之效,对他当前的伤势正好有不俗的功用。

    这几粒三道枚的精品源水丹,每颗价值一万五千灵石,非是寻常元丹舍得吞服的珍贵之物。

    “陈舟康应该还未抵达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捏着丹药,陈平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个人,六长老陈舟康。

    为保传承不灭,大战前夕,他命陈舟康支取十万灵石,领着三位资质尚可的练气族人远赴望琴岛定居。

    陈舟康的炼丹天赋极高,在丹道鼎盛的望琴岛,兴许能势如破竹的成为炼丹大师。

    至于丹圣、封号丹圣,陈平暂不指望的。

    没有丹道巨擘言传身教,以及上千万的练手资源,除非传说中的丹灵根,不然别痴心妄想走到那一步的。

    掐断杂念,陈平一把将源水丹抓住,顺手抛进口中,然后在远处直接闭目疗伤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见他伤口处一层朦胧的蓝光浮现而出,所过之处,暗红之色一点点被祛除干净,同时无数血丝飞快窜现,密密麻麻交织凝合,组成新生的一块块血肉和一条条经脉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晃过去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三道纹的源水丹功效不凡,当炼化完最后一颗,陈平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,更微细的创口,就要靠时间一点点的复原了。

    而雪山四周并无多少天然灵气,依靠丹药,他的法力恢复较为缓慢,仅达到全盛时期的七成。

    不过,他身上还有数块上品火灵石,若遇紧急情况,回归巅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陈平从怀里摸出两枚亮晶晶的储物戒。

    这是他私藏的战利品,分别来自普柳桓、邓奉城。

    不假思索的向上一抛,他开始专心致志的冲击起储物戒内的印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三夜后,陈平缓缓起身,目光落于两枚已成无主之物的戒子上。

    神念一卷,他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戒内空间的物品虽寥寥无几,但每一件看上去都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两枚四阶矿石,一个白濛濛的玉盒,一个绿色的木瓶,还有一张紫光大放的符箓。

    高阶矿石不必说,是陈平嫌少不嫌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那枚自动旋转的符箓,其中封印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火红飞蝇。

    三级极品符箓,靛蝇替死符!

    陈平精神大振,他没料到,如此珍惜的靛蝇替死符,普柳桓居然收藏了两张。

    幸好他当日远远看见此人的背影后,就毫不迟疑的施展了珊瑚法相,要不然,这种保命之物估计落不到他的手中了。

    靛蝇,天妖血脉的虫族,善于脱身之技。

    替死符则是采用三阶靛蝇的尸躯,添加数百种辅材制作出的特殊符箓,捏碎后,不仅能抵挡一次金丹级别以下的攻击,还可把使用者随机传送至方圆十里的任意一处。

    论其价值,远超班天德持有的同级符箓,两仪宝玄符。

    欣喜的把玩了几遍,陈平才慎重至极的收好靛蝇替死符。

    此符在手,今后万一遇到不擅长遁术的假丹、半步金丹修士,他也有一半的把握逃得一命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陈平手一召,打开了绿色药瓶的瓶盖。

    一股清甜的香味从中扩散而出,只闻一口,就觉得浑身舒泰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陈平咧咧嘴,泛起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只见瓶底躺着两滴亮莹莹的水珠,仿佛凝炼了一条小溪一样,凭空响起“叮叮咚咚”的流水声,煞是奇异。

    真霞秘泉,辅助突破元丹境的至宝之一,功效仅次于清虚化漏丹。

    两滴秘泉,总价不止三十万。

    关键这是有价无市之物,没有人脉路子,普通修士很难买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剩下的那个巴掌大小的玉盒,引起了陈平的兴趣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神识一扫而过,也不知玉盒是用何物炼制过的,他的神识竟不能强行侵入其中。

    一伸手,白色玉盒“嗖”的一声飞入手里,随后陈平往玉盒上一拍,就要打开盒盖。

    但就在手掌接触盒盖的刹那,白光猛地一闪,一层五彩缤纷的霞光涌现而出,一下把他的手指反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盒子被人下了禁制。”

    陈平眉头一拧,略一思索,手上抹了一层乾蓝紫焰再次抓向盒盖。

    此次仍旧有霞光冒出,火焰彩霞一时间互相融汇吞噬。

    片刻后,霞光明显敌不过灵焰缠绕的手掌,被其缓缓的抓到了盖子上,“嘭”一下强硬的打开。

    五色霞光立刻溃散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陈平目光一凝,看清了盒中之物,是一块微微泛黄的玉简。

    看起来年代十分久远,连表体都有些腐化了。

    神识来回扫视,未曾发现问题后,陈平犹豫了一下,还是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夹住玉简,小心翼翼地贴向额头。

    半个呼吸间,神识从玉简内一扫而过,轻轻松松获取了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异宝九极仙伞的炼制之法。”

    陈平嘴角一动的呢喃道,面上透着一股诧异且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当然,九极仙伞此名,在未扫探玉简前,他两世累加也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不过,按玉简的描述,这是一种尤为强大的异宝,攻防一体,威能不在顶尖的通天灵宝之下。

    至于通天灵宝,乃是一般元婴修士都接触不到的法宝,更别提当中出类拔萃的那一小撮了。

    异宝榜的榜首玄叱貔貅印,在九极仙伞面前,宛如法器对比道器,差距好似天渊。

    若将此宝炼制出来,陈平现在就能上打假丹修士,下揍半步金丹。

    当然,这念想和白日飞升也无甚区别了。

    普柳桓得到玉简显然时日不短,也未见他在打斗时掏出这件登峰造极的异宝。

    盖因为,打造九极仙伞所需的材料,并非一名小小的元丹修士可以觊觎的。

    此宝的主材有两种可选,太虚神桂的枝丫或真阳梧桐叶的叶柄。

    无论哪种材料,可都是实打实的六阶神物。

    太虚神桂炼制出的仙伞防御无双,而真阳梧桐叶打造的仙伞杀伐通天。

    金珠空间里倒是有真阳梧桐叶的存在,但一看需要的数量,陈平不由望洋兴叹了起来。

    至少三十根叶柄,几个地罩的金纹法叶加一起,也收集不齐。

    况且,即使他把叶柄寻来,后续一连串的辅材同样令他头皮为之发麻。

    辅材种类确实不多,寥寥四种,但全是清一色的五阶之物,更有两种,陈平还是头一次听讲,脑子没有关于其的任何记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陈平就当自己接取了一个有生之年类型的门派任务。

    希望寿尽前,能打造出一柄九极仙伞吧。

    这般自我安慰的想了一番后,他倒也心平气和了。

    将玉简重新封入盒子,陈平的身影从通道一闪而逝,很快飞离了姬灵岛。

    临近讨伐逆星宗的日子,他不便让碎星门的两位元丹久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,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浮戈山之巅,一位曼妙的倩影倚竹而立。

    只见她痴痴的望了望天上的明月,突然深深一叹。

    “玉镜星垂平野阔,如姨好雅致。”

    刚刚回族的陈平散去遁光,缓缓降落,朝着那名望月之人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陈意如。

    “晚辈见过太上长老。”

    闻得这熟悉的声音,陈意如心中一紧,就要上前大礼参拜。

    “如姨不必多礼,此时附近只有你我二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如春风扑面般的和蔼一笑,陈平衣袖轻轻一拂。

    而陈意如却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柔和之力,将她正要低下的身躯轻轻托起,无法继续参拜下去。

    明眸闪烁,她对元丹修士的手段更加向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姨会喝酒吗?”

    陈平询问着,手上灵光一亮,两个古铜色泽的酒坛出现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他平日可非好酒之人,这两坛酒早忘记是得自哪个倒霉蛋的战利品了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喝过,但我是筑基修士,功法一逼酒力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意如微微一愣,旋即回神一笑,捞了一个酒坛猛灌一大口后,才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lwxstxt.com
为您推荐